姣妗

刷屏号 不要关注我
这个不吃逆的世界都特么是虚假的
宁拆不逆角色黑的走远点

[卡带]以身相许

人生美好,世界和平,温暖人心【围笑】

路小透:

 一篇感谢文,顺便卡带复健,好久没写了呢!超感谢 @姣妗 妹子从带土only帮带的刮刮乐!乖巧坐等东西到www昨天你说的梗我写了,但是不知为何写成了这样……请温柔地……


阅读提示:带土送完眼睛就被后援救回去的前提设定。以及,因为没有斑爷的手笔,也没有更换的万花筒,会失明


人生美好,世界和平,温暖人心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 01


   其因其实只是某位大人对单纯少年开的玩笑话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救了我,所以我要以身相许。”
    卡卡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刚含进嘴里的水顿时就喷了出来,顺带还被倒霉地呛了一下。咳嗽的声音在病房里转过几圈,经过窗台的花盆时,似乎将要垂不垂的花瓣都吹落了几片,由此可见他有多震惊……
    唔,用惊恐来形容可能更确切一点。


    “在说、说什么呢你!”原谅他的脸胀得通红,话还有些不利索,重复了几次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——被水门老师一巴掌摁倒——再挣扎——又被琳皱着眉按回去的纠结过程,最终只能放弃。不过这不影响他靠着枕头怒视卡卡西:“我都知道以身相许这个词只能用在女孩子身上啊大笨蛋!”
    卡卡西却十分坚持,仿佛完全没察觉到他来得莫名其妙的羞愤:“都可以的,为什么只有女孩子才能用。”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、因为……啊啊啊反正就是不可以啦!”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可以?”


    赶在他被这相当没道理的质问堵得气血上涌之前,水门老师总算说话了:“好了好了,不要争了。”
    明明是在打圆场,但他怎么觉得水门老师在憋笑呢?结果真是如此,憋了一阵总算憋不住了,水门老师把刻意偏到一边的头转回来,对卡卡西道:“带土也没说错,以身相许这种不靠谱的事……嗯,卡卡西,你是从哪里听来的?”
   “自来也大人这么告诉我的。”
   “你真信了?”
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“……别听老师胡说。可是卡卡西,以身相许就算了,但你以后还是要多关心带土哦。”
    背景音就是他顿时有了气势的轻哼。


    对对对,虽然未来火影带土大人完全不需要小弟特别照顾,不过啊,该有的态度还是得有!


    他心里还在嘲笑卡卡西果真是被人骗了吧,结果略带得意的目光悠悠往床边瞥了瞥,刚好撞见想悄悄打量的笨蛋也在看他。
    在琳和老师都坐着的时候,那笨蛋还僵硬地杵在床脚。他不动声色地眯了眯仅剩下的那只眼,这才勉强看清楚了那一团糟的白毛,还有白毛下面的一双异色的眼睛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像是从那双睁大了的眸子里瞧出了格外复杂的情绪,这让向来傲慢欠揍的卡卡西在他面前突然变得举足无措,犹豫着不敢上前。


    ——笨蛋。
    他又乐滋滋地暗暗叫了一声,仿佛身体险些碎掉一半的痛苦全被这时候的心满意足补了回来。仗着病人和救命恩人的身份欺负卡卡西这种事情他可做不出。便干脆用那只完好无损的手冲还傻站着的白毛少年招了招,哼哼道:“过来坐啊,难道还要我下床给你搬椅子呀。”
    他当然是还不能多动弹的重伤患,顶多动动嘴皮子,所幸卡卡西愣了一下,真的听话地过来了。琳善解人意地腾出离他最近的那个位置(对此他很不高兴,但是也只能忍了),卡卡西便慢吞吞地坐下。


    可卡卡西坐下之后还是沉默抑郁,完全没有刚从脱口而出“以身相许”的活力,这就看得他更不高兴了。拧着眉毛盯着这闷葫芦——尤其是那只无法闭合的写轮眼半晌,他撇嘴,主动打开了话茬。


    “喂喂,不要做出一副想把眼珠挖出来塞给我的样子,送出去的礼物我可是从不收回的!哦还有,我要认真严肃地跟你说——”
    “要好好用啊,我的眼睛。”


    他竟是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。可能在疼痛的影响下那笑容会很扭曲,但却是真心实意的,甚至包含了期待的微笑。
    说到最后,还小心翼翼地触了触他送出去的那份最珍贵的礼物。
    卡卡西垂下眼睑,顺势抓住了他的手。


    
    02


    “话说,确定不要我以身相许吗?”


    随着后面传来的话音落下,被重重踩过的树枝正好断了半截,他反应迅速地跳到另一边的树干上,这才避免了堂堂暗部一脚踩空的耻辱发生。
    稳住身形后自是要不客气地兴师问罪:“这玩笑开了这么多年,我不是要被你溺死就是被你吓死!”


    罪魁祸首轻巧地落到他站着的同一棵树上,啧道:“我一直都很认真,只不过你从来都不信而已。”
    “信你就是我傻。”他在面具下翻了个白眼,肯定比日向一族的眼睛还要标准。想着这时候还不急着赶路,便索性暂时停下来,扳着手指跟又来捉弄自己的笨蛋翻旧账:“替你挡一刀你就要以身相许,这么算起来,你得许多少次?”
    
    水门老师当上火影没多久,他和卡卡西就成了四代火影直属的暗部,基本上出任务就是他们俩搭伙。近十年来的无数次危险任务里,他给卡卡西挡过刀,挨过苦无,被各种稀奇古怪的忍术招呼,简直数都数不清。每次受伤过后,别说安慰了,卡卡西一句关心都没说,除了沉默地报仇以外,全在跟他开玩笑——以身相许以身相许,许个头!还有卡卡西救他的次数,更是多得翻倍,按照卡卡西的说法,不就成了他也要以身相许了?
    
    “多少次都行啊。”假装听不懂嘲讽的人说,“我不介意。”
    “不行,我很介意。”


    相同的对话在过去就发生过无数次,他接得相当顺口,一点也没有停顿,更没有往心里去。于是,先还和他隔了几米远的白发暗部在下一秒就出现在他身前,脚下颇为粗壮的树干都不禁晃了一晃。


    “干嘛?”他的语气不怎么好,同时还没往后面退,因为要是退了,输的就是他的气势,再加上他也不觉得卡卡西会拿他怎样。
     
    “别紧张,带土。”
    “谁说我紧张了。”
    “那你身子绷那么僵做什么?”


    三言两语之间卡卡西就靠过来了。他们长得差不多高,还硬是挤在同一个过分狭窄的地方,男人带来的阴影把他罩在里面,和身后不知何时贴到的粗糙树皮混合成一个颜色,顿时让空气都压抑了。
    这其中肯定也包含了带着面具太闷的缘故。



    卡卡西正按着他的腰。
    隔了一层紧身的布料,手下也能摸出缠了厚厚几圈的绷带的轮廓。他懵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卡卡西在想什么,心下略松,可反应到身体上时,却仍旧忍不住绷紧了腰线,两只手还无处可放,只有泄气一般地空悬着。
    另外,呼吸时的热气洒在面具里面,不免渐渐多出了分外潮湿的感觉,让他不自在之余更觉得胸闷。闷得发慌,好像连心跳都快了些许。


   “嗯……两个大男人磨磨蹭蹭地好奇怪,快点走快点走,再拖下去任务目标可能就要跟丢啦。”他催促。
    卡卡西总算收回了手,也拉开了距离,有些遗憾的是,他看不见卡卡西的表情。


    接着就不再延误,两人继续在树林间穿梭。只是在赶路的过程,风还送来了对话的延续。


   “嘛,再救我一次,我真的要以身相许了哦。”
   “又来了……行行行,还有下次我就把剩下的这只写轮眼也给你,凑一对儿行了吧。”
   “写轮眼就算了。”
   “哦,那别的想都别想。”



   03


   ……
   ……
   
   “我这只眼睛,不能给你了,把那一只……也……还给我。”
    
   “再用下去、咳咳……你就要瞎了啊。”


    笨蛋卡卡西,别舍不得。
    还给他,就能换上一双正常的、不会失明的眼睛。


    写轮眼本来就是他的,当初任性地送出去,如今又要让他任性地收回。
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要带着已经分不出真假的玩笑,一同离去。


 


 

评论

热度(121)

  1. 姣妗飞墨化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人生美好,世界和平,温暖人心【围笑】